米大leamysa

玩的,图文今后都会扔在子lof上,欢迎勾搭
wb@米大zomlia_二太爷易溶于水

【随笔】“他”和“塔”的故事

怎么说……神学院吧

心宿二捕获:

我一直想写这样一种感觉的故事。


但是“这样”又是具体指什么呢?我又担心说不清楚。所谓“当我沉默时,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诚不我欺。


姑且一试?


打个比方吧,类似于:


你扶着一座正在崩塌的斜塔,眼睁睁看它一砖一瓦的坍塌,裂纹顺着你的掌心慢慢扩大,无论怎么哭喊都没用,它正在坍塌。但你无力感太厚重了,重若实质,末路将至的塔实在不忍心,试着回应你绝望的努力,塔身石缝里流出锈迹斑斑的泪,它试图挣扎着站起来。但还是没用,因为你和塔心里都清楚,它已经放弃了。


它等了太久了,已经太久了,漫长的等待耗尽了它所有的渴望,最寒的夜里其实只要有目光照拂在它身上就会暖些,而造访的却只有风,只有风。时间和空间的旷野中,或有脚步声响起,却只路过,顺手挖走了塔脚的几块砖瓦。你来得太晚了,人时已尽,人世还长,它在当中应当休息,而这样的结局你无论如何都不接受。


头顶的蓝天逐渐被倾颓的塔顶遮蔽,碎石和短瓦坠落如雨,最后轰然一声,阳光被漫天的尘霾遮蔽,劈头盖脸扬了你满头满嘴。本来不可能的,但你却分明在震耳的倾颓声中听见了一声轻轻的告别。


这样的结局你无论如何都不接受,可是就算你把嗓子哭哑,喊出血丝,十指堆土,血肉模糊,磨至白骨——塔都已经完成了和你的告别。


 


你目睹了一场崩塌。


可这场惊天动地的毁灭仅仅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你甚至无处述说,因为人们根本不理解你为之撕心裂肺哀悼之物的价值。


对他们来说,那塔不够活泼,又乖僻安静,远远地立着,着实没什么用,有没有都一个样,说不定倒了还更好呢,正好腾地方,这样你就能接受金光菊女士和女贞子小姐的示爱,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位名媛更配你,三角纠葛又很有趣味。


 


森罗万象,你寻不到一个办法。


天地之大,你甚至找不到一个人与你同悲。


 


 


 


我一直想写个类似这样的故事,随便循环歌单的时候,突然就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触动了,脑子里蓦地晃过“他和塔”的剪影。


但是“塔”它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我不想写肉体的死亡,可是除此之外“塔”又将以怎样方式和“他”告别,还没有理清头绪。


可是这股情绪,今天晚上来得是如此突然,又深深地击中了我,让我明知道还有一个报告第二天上午就等着我,却还是打开word完成了这段花样作死,阿门。




_(:з」∠)_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