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大leamysa

玩的,图文今后都会扔在子lof上,欢迎勾搭
wb@米大zomlia_二太爷易溶于水

普通的脑洞。:

关于狐球的一点脑洞:


1、早上青江和烛台切去确认出战马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出战马都因为腹泻虚脱无法上阵。再三搜寻之下,确认了是有人在草料里加入了不能喂给马匹吃的东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审神者之后,审神者看向了一旁的鹤丸。鹤丸感到非常头疼的摆手,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是总归来说不会做到那么过分的一步。经过的小狐丸听到廊间在讨论这个事情,非常大方的就承认了。结果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审神者质问为何要做这个事情,小狐丸答道:“最近的马匹,连怎么对主人恭谨都做不到了呢。这么放肆的话不如教训一下好了,不是很正常吗?”


本来今日有出阵任务的其他人,略有恼怒的说今天不能出阵后,小狐丸斜觑着一队说:“既然不能出战,那就不出战吧。不能出阵又有什么影响吗?”




2、听到审神者和其他人讨论关于自己能力值的问题时,小狐丸的态度是:“在下自奉一条天皇之命打造,又有稻荷明神之助,作为以御求天皇平安、四海太平的‘天下第一剑’诞生,之后奉伺于神社,本不为出战而造。主人啊,您不觉得您根本无法使用在下吗?何况,您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在下孝忠主命、竭尽全力、奉献全部呢?”


低视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审神者,这份无懈可击的谦逊语气的背后,太刀小狐丸倨傲的姿态与其说是让人觉得不快和可笑,不如说是在咀嚼了这番话之后,得到的不寒而栗。




3、“出战不过是玩耍罢了。何必要对此认真?”




4、“形陨于无,也不过是世间一环。又有什么值得悲哀?春花之落,秋叶入泥,伤神之事只是一瞬,来年之后,主人也不会为你们再次悲伤。正因世间独一无二之物实在太多,则便如指捻细砂,此砂彼砂,即使形色不同,但因其多,固而分量与我,也未有任何区别,留过的痕迹,不过仅有触指一刻。”




5、因为以自己的毛色自豪,小狐丸经常花费时间打理。偶尔也会让审神者帮忙梳理。以为自己得到了小狐丸青睐的审神者,非常的愉悦。感受到这份心意后的小狐丸说道:“您想太多了,主人。在下不过是想跟您炫耀罢了,可以的话,在下喜欢多听听赞美。至于您如果不在的话,大可以找其他人帮忙梳理。只是付丧神的身份,既不符合在下的要求,而且又恐慌这些刀磨损了在下这身皮毛。”




6、“您想我对您使用……公主抱吗?可是啊,我并不想抱您呢。”



评论

热度(11)

  1. 米大leamysa普通的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