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大leamysa

玩的,图文今后都会扔在子lof上,欢迎勾搭
wb@米大zomlia_二太爷易溶于水

【鹤一】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8)

岁末:


现paro,先婚后爱,全程狗血傻白甜,小言脑


梗来源是现在皇宫绝赞同居中的两把刀XDDD





这回倒是鹤丸愣住了:“在笑什么?”


一期一振说:“我也……不知道。”


 


晚饭是在各自的房间吃的,一期一振因为不用再去面对鹤丸家里的长辈而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餐不如中午的丰盛,但也有几样精致的菜色,一期一振在家里的时候都很少给弟弟做的食物也有,专门问了鹤丸,才知道他们老家的饭菜为了保证给两位老人的营养均衡,一向是由专门的厨师调制。


一期一振还在感叹对方家里的规矩,对面的鹤丸却已经开始一筷子一筷子地把菜里面的胡萝卜挑出来……


“……胡萝卜很有营养。”一期一振勉强说道,心里却想这家伙居然这么大了还挑食……


鹤丸执着地挑干净了胡萝卜才抬头看他:“你肯定正在心里骂我。”


一期一振表情复杂。


“这也不难猜。你家里有很多弟弟,你肯定是做惯了兄长的人,在家照顾人想必也很拿手,”鹤丸笑嘻嘻地扒拉了一口饭,“所以难免有点老妈心态,看见别人挑食心里就痒痒,恨不得给他一巴掌让他好好吃饭是不是?”


一期一振每当这种时候就不是很想搭理鹤丸——既然猜都猜出来了,为什么还是不吃?


“因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强迫别人去做不喜欢的事情,这也不是什么正确的行为吧?这就好比……”鹤丸灵光一现,啪叽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好比性取向,我既然喜欢男人,你让我去跟女人谈恋爱,我也硬不起来对不对?”


一期一振被他的歪理邪说气得脑袋疼……


吃饭时的话题居然一直延续到了床上——对,床上。虽然两人分开睡,但毕竟是躺在同一块榻榻米上头,鹤丸这回没带零食回来,也没来得及去外面买,只好安静地关灯躺下,躺了一会儿又翻了两个身,最后终于睁着眼睛平躺好,面对着漆黑的房顶问道:


“你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一期一振忍了很久——他当然也没睡着,好多年没在和式的房屋里睡过觉,从纸门缝隙中渗进来的清凉的夜风和轻微的虫鸣声巧妙地钻进他的被窝,不知道是因为择床还是不太困,他就那么闭着眼睛听了很久。


——直到这份静谧被鹤丸打破。


“你还不睡?”


“好久没回来住了,我有点睡不着。”鹤丸的声音懒洋洋的,在夜风里也仿佛带有一分奇妙的安心感,“反正你也睡不着,不聊天实在是浪费了。”


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说:“……交过一个。”


鹤丸干脆也不保持那个木乃伊似的僵硬姿势,测过身子撑着脑袋看向隔壁被窝里的一期一振,“什么样的女朋友?好看吗?可爱吗?比你大还是比你小?腿长不长?你们接过吻没……”


一期一振忍无可忍:“你别这样盯着我!转过去!”


鹤丸笑了一声,老老实实地躺好说:“好好好,你别紧张,你接着说。”


“……我觉得她很可爱,也很漂亮,她是长头发,个子跟我差不多高,是我高中时的前辈……”


“哦,姐弟恋,很适合你……好好好,你接着说。”


一期一振真想把鹤丸打包扔到荒山野岭挖个坑埋起来。“……我们是在社团认识的,是她先跟我表白的,但是……但也是她跟我提的分手。她说我可能没那么喜欢她,我对待她就像照顾小孩子,而且我每天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周末出去约会偶尔还会带上弟弟——当然我知道这不太好,但是那天前田肚子痛,我正好带他去医院……”


鹤丸噗嗤笑了,一期一振想瞪他一眼,但苦于夜里谁也看不见谁,这个企图只好告吹。


“你觉得你喜欢她吗?”


一期一振犹豫了一会儿:“当然……当然喜欢。”


鹤丸的声音骤然充满了笑意:“你知道真正的恋爱是什么样的吗?”他不等一期一振回答就继续说了下去,“除了那个人什么都不想,只要跟对方说一句话就觉得自己从手指尖到头发梢儿都在发烫……无论那个人说了什么傻话,你又说了什么傻话,有多少人对你们指指点点,你都一丁点儿也不在意,就像中了毒一样,除了那个人没有人能给你解药——这种感觉,你有过吗?”


一期一振不愿意去看鹤丸的表情,他想鹤丸一定是在嘲笑自己。他紧紧地闭着眼睛,只感觉那些话像一张网包围着他,夜晚再也不能让他感觉到安详和静谧,只有外面微弱的虫鸣声始终令人烦躁且不依不饶地缭绕在他耳边。


 


早晨八点,一期一振又在鹤丸之前睡醒了,昨晚做的梦太疯狂,他觉得整个人状态都有点不太对劲。他梦见他跟鹤丸大打出手,打到一半突然遇上了大海啸,海浪把他俩冲到一个无人岛上面,岛上只有一种动物,那就是仙鹤……


侧过头看了一眼害他睡不好觉的罪魁祸首,鹤丸却仿佛感应到了一期一振的目光一般,迷迷瞪瞪地打了个哈欠翻开眼皮:“早。”


一期一振冷淡地回答道:“早。”


鹤丸不以为意,揉了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一骨碌从被褥中站起来,“尿急,我先去个洗手间你等等再洗漱……”


人有三急,这倒也没什么,只是一期一振看着对方步伐矫健地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十分想找点什么东西把自己的眼睛挡住——鹤丸比之前更加变本加厉,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脐下三寸那块地方把内裤顶出一个弧形的隆起,而且因为衣料贴身,形状几乎可以分明地看出来……


这只不过是个男人的身体。一期一振对自己说。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要在意,大学同学的他也看过,江雪的也不小……


鹤丸显然是注意到了一期一振的视线,挠着头十分闲适地转过了身,“嗯……晨(手动河蟹)勃,大家都有的。”


一期一振朝他扔了个枕头。



评论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