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大leamysa

玩的,图文今后都会扔在子lof上,欢迎勾搭
wb@米大zomlia_二太爷易溶于水

亲吻22题之八

专注宅腐300年:

本周第四更


手合中的长曾祢和蜂须贺


不经意间暴露了些什么


充满了野性和剑拔弩张意味的吻


吻喉


the eighth kiss


        长曾祢打开手合室的门,发现蜂须贺一脸不愉的望着他。


        今天听闻主上对他有训练安排,莫名的感到眼皮直跳,还真没想到会遇到蜂须贺,预感这东西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什么啊,今天的对手是你啊。”长曾祢随意的挠了挠脑袋,踏进了房间。


        “切。”蜂须贺不快的撇撇嘴,默默的拔出刀,摆好了架势。


          这是在催我赶紧打完完事的节奏啊,长曾祢默默的叹了口,抽出了刀。


       “那么,请多指教了。”


       “铿!”“锵!”金属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不时回荡在手合室内,面对来自蜂须贺毫无保留的攻势,长曾祢不由露出了苦笑。


      大少爷真是干劲十足,不留情面啊,之前还真小看他了。暗暗收起之前还有点想浑水摸鱼的心思,长曾祢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尽管两人毫无血缘关系,然而作为拥有虎彻之名的冷兵器,厮杀时,那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气势,骨子里掀起的亢奋,沸腾的热血激起让他们忍不住战栗的快感,就连脸上挂着的好战而嗜血的笑意,惊人的相似。


      长曾祢一个不防,手中的刀被蜂须贺打落,然而蜂须贺并没有收起攻势,举刀向长曾祢劈去,长曾祢没有站稳,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蜂须贺顺势向他扑去。


      在长曾祢以为蜂须贺真的要刺过来的时候,刀尖堪堪的扎在了脸庞的地面上,腰部被蜂须贺跨坐在上面,无法动弹。


      细软的发梢拂过他的脸颊,让他觉得有些痒,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蜂须贺,对方眼中战斗的狂热还未褪去,剧烈运动过后,气还没顺,大口的喘着气,这样的蜂须贺让长曾祢感到有些忐忑——以蜂须贺对他的厌恶程度,直接剁了他都不会让人奇怪。。


       然而蜂须贺接下来的举动,让长曾祢大为意外——他拄着刀,俯下身,重重的咬住了长曾祢的喉头。


       呜哇,这是什么新式惩罚,大少爷还真是意外的奔放啊。等他回过神不知道会作何反应,是恼羞成怒的打算把他灭口,还是做出其他更加出人意料的事情,真是难猜啊。长曾祢索性放弃了思考,双手一摊摆出了认输的姿态。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闻言,还咬着长曾祢喉头的蜂须贺僵住了。


       过了半响,他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他慢悠悠的抬起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长曾祢的皮肤略带粗糙的触感还残留在舌尖,优美的唇形被唾液濡湿,闪烁着水润的光泽。


       糟糕,大少爷这样还真是犯规啊。


       手撑在长曾祢裸露的胸膛,直接身子,蜂须贺低下头,长长的发丝遮住了脸,长曾祢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他伸出手想要触碰蜂须贺,却被蜂须贺狠狠拍开。


      蜂须贺慌慌张张的收好刀,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手合室。


      长曾祢愣愣的摸了摸被咬了的喉头,指尖一阵濡湿,指腹还能感受到浅浅的牙印。好不容易回过神,他赶紧向蜂须贺的房间冲去。


      刷拉的甩开房门,看到一个鼓得大大的把白色被团。


      果然躲在这里啊,做了却不敢认,这家伙是小孩子吗?长曾祢有些好笑的扯开了被团,发现蜂须贺把自己缩成一团,发丝间露出的一点点耳廓,早已红的不像样子了。


     还沉浸在极度羞耻之中的蜂须贺,反应都迟钝了很多,他毫无反抗的被长曾祢掀过来,任由长曾祢跨坐在身上,手腕被对方死死的握着。


      “既然你放弃了对我为所欲为的机会,那么该轮到我了。”


      “什……唔”蜂须贺还没回过神,自己的喉头就被长曾祢吻住了,对方还恶劣的舔了几下,然后轻轻咬了一口。


       "知道吗,我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蜂须贺的无心之举,居然轻易的勾起了长曾祢沉睡已久的欲求,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

评论

热度(55)

  1. 米大leamysa专注宅腐300年 转载了此文字